愿你能越过所有苦难。

【喻叶】小脑洞1

  这是第几次了?喻文州心里直叹气。

  老实说,喻文州是个很浅眠的人。浅得被碰一下都能醒来那种。

  当初想着和叶修同房应该没什么大问题,可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年轻了。

  “啊,”这时候罪魁祸首才有所反应,“对不起。”说着轻身轻脚地钻出被窝,悄悄把被子盖好,又站着观察了喻文州一会,直到确认他没醒来才松了口气。

  叶修摸着黑走回自己的床位。他自己也奇怪,怎么每天都走错?你说一次两次也没什么,像他天天钻进人家被窝多尴尬啊,亏得喻文州睡得沉才没被察觉。

  明天跟人说说调床吧,也省得这样的事情再发生。叶修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,打起了轻轻的鼻鼾。

  他心大睡得着,可就苦了人家喻文州。叶修这每晚都钻到他怀里是什么意思?怎么说一个正常人能一星期都认错床吗?他一健康青年,被人这么一搞能没反应吗?

  喻文州昏昏沉沉,脑内浄是一堆胡思乱想。想到叶修那头甜腻的香波味儿心胸又有些澎湃起来,这倒好,他整个人都清醒了。

  睡吧睡吧,喻文州默念。

*
为什么我写得这么傻【跪】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2)
热度(25)

© 薄荷味喉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