愿你能越过所有苦难。

【喻叶】尘埃(楔子)

⇨社会人paro
⇨作家喻×白领叶
⇨ooc且无味

路口摆卖煎饼的王婆撑着半弯的脊梁收起摊,然后直起身子,拉开手臂舒展筋骨,余光撇到一个身影,望过去,眯着眼轻声说道:

  “现在才下班啊?”

  “是啊,这阵子工作很忙。”

  “吃饭了没有?”

  “吃了吃了。”

  叶修渐渐走近,王婆这才看见他脸上倦色浓重,胡渣似是多日没有打理,恤衫也满布折痕。

  他勉强挑起耷拉的嘴角,对王婆笑了笑说:“婆婆也快回去休息吧,别让孫子担心。”说完就继续往前,没走几步地又停住,半扭着头动了下嘴唇,似是说了句什么。

  王婆掏了掏耳朵,没听清,刚想询问的时候才发现叶修已经走远了。她皱着眉回想,到底是没有答案。

  叶修这个年轻人,隔三五天才回来一趟,每次还是这副潦倒模样,到第二天天没亮就出门,也不知道上的什么班才能这个样。不过这小子,确实挺辛苦。

  王婆摇了摇头,也没有太在意。很快,老人也乘着夜色回了她的家。

  月光洒落在暗街窄巷,野貓儿踩在纸箱歇息,牠不时舔舐身上的二三光斑,又荡着尾巴撩拨尘埃。

  乱窜的微尘在光的照射下鲜明可见,它们不由自主扭摆着身体,那些冲出一隅之光的自然消失,新的成员跳入欢腾起舞,等到累了不想跳了,才发现它们根本没法选择,停不下来。它们只好用颤抖的身体继续跳下去,然后以前人的姿态消失,腾出空间让新的成员加入。

  就这样,似被诅咒般无法歇止。

  突然,貓收起尾巴,弓身跳到地上,用冷洌的目光盯着從巷头路过的途人,幽光忽闪忽灭。

  叶修蹒跚地走着,廉价的皮鞋胶底与地面摩擦,一声又一声拖沓着,怕是不久后就连一条坑纹都不剩了。

  大学毕业后,叶修背运地趕上了失业潮。好不容易找着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,小饭碗刚碰到就啪的一声自己摔地上了。之后,辗转扯了些关系,找了些门路,还是有了属于自己的小饭碗。虽然工作忙,加班的机会也多,但始终是安稳的。

  就这样,渡过六个年头,磕磕绊绊地过着,也是好的。

  门推开时咿呀咿呀地响着。

  室内一片漆黑,门前的人毫无动作,只是直直望进黑暗里,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
  半响,叶修走到沙发前把包一摔、人一倒,也不顾一身臭味就把头埋进沙发里大睡起来。真累,他想。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薄荷味喉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